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抱信小說網 >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八仙拜壽

明朝敗家子 |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 更新時間:2019-11-07 09:30:22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萬古天帝永恒圣王修羅武神劍道通神人皇紀絕品邪少學霸的黑科技系統凌天戰尊逆劍狂神伏天氏
  雖是覺得詫異,可張太后人等卻還是站了起來,領著方繼藩和一干命婦們出了殿。

  殿外頭,果然是搭起了高臺。

  下頭棚子也預備好了,老太皇太后和張太后等人落座,方氏與朱秀榮侍奉在左右。

  方繼藩想躲到一邊兒去,張太后眼尖,微笑著道:“繼藩往哪里去?”

  方繼藩只好駐足,尷尬一笑。

  緊接著,好戲便登場了。

  先是一干戲子登臺,先唱了一段《八仙拜壽》,氣氛開始活躍起來。

  皇家嘛,圖的就是一個喜慶。

  老太皇太后和張太后二人竊竊私語,津津有味的談論著哪一個角兒唱的好。

  緊接著,哐當一聲……眾人定睛一看,頓時嘩然。

  “皇上………是皇上……”

  方繼藩立即拿手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此時,朱厚照登臺,他披著頭,單看這模樣,便足以震驚四座了。

  身上穿著一件短裝,戴著遮了半張臉的墨鏡,手里提著一把胡琴。

  劉瑾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頭,脖子上吊了一根繩子,繩子上牽著小鼓。

  朱厚照朝著這邊招手:“曾祖母,母后,朕在這兒呢。”

  太皇太后便努力的睜著眼睛看,不太認得這是自己的曾孫。

  張太后臉上的表情……哭笑不得。

  不過……終究是自己生出來的兒子,還能怎么樣?

  張太后道:“皇上這又是要做什么?”

  方繼藩下意識的就立即道:“娘娘,這和臣沒有關系。”

  張太后狐疑的看著方繼藩。

  方繼藩立即干笑:“是啊,也不知皇上折騰出了什么新奇玩意。娘娘過誕日,皇上就恰好……你說巧不巧。”

  此時,臺上的朱厚照清清嗓子,扶了扶大墨鏡,劉瑾則將鼓放下,盤膝坐在朱厚照身后,似乎有點心虛,眼睛左右看看,似乎希望自己是個隱形人。

  朱厚照開始彈起了胡琴。

  這胡琴一起……誰也沒聽過這樣的曲子,完全沒有戲味,彩棚外頭的命婦們,便開始竊竊私語,有人掩嘴輕笑。

  朱厚照這時扯著嗓子吼道:“我曾經問個不休,你何時跟我走……”

  唱到此處,后頭的劉瑾敲鼓,同時用他特有的男低音扯著喉嚨道:“噢…噢…噢…噢……”

  張太后:“……”

  朱厚照又唱:“可你卻總是笑我,一無所有……”

  劉瑾繼續敲鼓:“噢……噢……噢……噢……”

  “……”

  人們震驚了。

  誰也不知……這皇上唱的什么名堂。

  至于劉瑾那個狗東西,噢啊噢的沒完沒了。

  可朱厚照唱的正歡,不知多少處走了調,到了后來,嗓子啞了……劉瑾恪盡職責,依舊噢個沒停。

  張太后的臉,已變成了豬肝色。

  方繼藩眨著眼,他震驚了,當時還只是玩笑,沒想到……陛下還真敢來……

  朱厚照一歌唱罷,呼了一口氣。

  命婦們個個面上帶著尷尬,可隨即紛紛叫好。

  朱厚照便喜滋滋的道:“萬萬想不到,朕喜歡唱這歌,你們也如此的愛聽,這是朕萬萬想不到的,如此甚好,朕再唱一遍!”

  于是眾命婦個個花容失色,笑容便凝固起來。

  張太后皺著眉頭朝方繼藩招手:“這什么歌,鬧得很,別唱了,太皇太后她老人家要吃不消。”

  方繼藩忙點頭:“噢,噢,臣這就去請皇上。”

  方繼藩一個箭步跑過去,將朱厚照從戲臺上好說歹說的勸下來。

  朱厚照則是美滋滋的道:“怎么樣,老方,是不是很驚喜。你這歌兒好啊,朕就是一無所有,你這樣有銀子,朕的手里這么多爛地,母后過誕日,你準備送多少禮錢,要不折現給朕吧,朕內帑快不夠用了,哎呀……朕還要唱。”他哼著調子,輕聲唱道:“你這就跟我走……”

  身后,劉瑾下意識的敞開他的沙啞嗓子道:“噢……噢……噢……”

  這一次只噢了三句,方繼藩反手就給了他一個耳光。

  啪的一聲,劉瑾的聲音終于戛然而止。

  方繼藩怒罵道:“噢噢噢,噢你m個頭啊噢,你再噢一句試試看。”

  劉瑾吞了吞吐沫,嚇得打了個寒顫,努力給方繼藩使眼色,意思這是陛下的意思。

  待朱厚照到了彩棚里頭,忙是拜下,喜滋滋的朝太皇太后和張太后磕頭行禮,朗聲道:“兒臣恭祝母后歲歲平安。”

  張太后僵硬的臉色,方才好看一些。

  朱厚照隨即朝太皇太后道:“曾祖母,孫臣唱的好聽嗎?”

  太皇太后露出慈和的笑容道:“好好好,皇上唱什么都好聽。”

  朱厚照又喜滋滋看向張太后道:“母后以為呢?”

  張太后:“……”

  此情此景,她這是要說真話,還是假話呢?

  朱厚照便嘆息道:“兒臣唱的自是不好,兒臣是有自知之明的,本來只是博母后一笑,可誰知母后不喜,看來這是兒臣的過錯。不過……”

  他晃了晃腦袋:“兒臣發現,唱歌挺有意思的,吼啊吼的,自個兒心情便都好了。”

  張太后這才道:“可你是皇上,怎可這般呢,傳出去,別人要笑話的。”

  朱厚照便道:“今日是母后的大喜日子,兒臣也不是天天唱。”

  張太后終究還是笑了,溺愛的看他一眼:“本宮承你的情,起來吧,接下來……是什么?”

  “聽戲,后頭還有兩場呢。兒臣點了母后最喜歡的四郎探母。”

  張太后臉色更加和緩:“好,好,好。”

  朱厚照先是在一旁陪著張太后說了一會兒閑話,而后趁張太后人等看戲看得入神,便躡手躡腳的扯著方繼藩出了彩棚。

  他背著手,和方繼藩一前一后晃悠,一面道:“老方,你怎么苦著個臉?”

  方繼藩沉痛的道:“陛下這般,外頭的人又要說閑話了。他們不敢說陛下昏聵,只會說陛下身邊出了奸臣,這一切都是臣教的。”

  朱厚照瞪大眼睛:“本來就是你教的呀,你現在不認?”

  方繼藩自己樂了:“原本只是和陛下開個玩笑,料來陛下不會唱的,誰曉得陛下竟真唱了。”

  朱厚照就樂呵呵的道:“其實挺有意思,雖然里頭的詞兒,朕看的暈乎乎,可吼起來就是帶勁。且不說這些了,朕聽說,你在那封地上開始營建了工程,這是什么工程?”

  “現在八字沒一撇,臣不敢泄露天機,不然就不靈了。”

  朱厚照便道:“朕現在就日夜盼著你的許諾算數呢,可朕想破腦袋,也無法想象如何將那地漲那么多……”

  方繼藩道:“這事兒,陛下已提過了數次了,陛下放一萬個心便是了,不過……臣還是那句話,這是臣的封地,臣在里頭做什么,誰也管不著。”

  朱厚照樂了:“你這些話,可不要讓人聽了去,不然,人家還以為你想反了呢。老方,說實話,你到底想不想反?你看,這古往今來,誰不想造反做天子啊。”

  方繼藩忍著揍朱厚照的沖動,認真的道:“臣在外頭,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沒人能約束,只要不謀反,逍遙得很。可是陛下做天子,難道真有臣快活嗎?成日這么多人盯著看著,上至太后,下至百官,人人都希望陛下做他們所希望做的人,做這天子……到底有什么好呢?何況臣家族世受國恩,臣若反,良心安在?當然,這些都不要緊的,最要緊的是,皇上如此的圣明,明察秋毫,臣豈敢反?”

  朱厚照拍拍他的肩:“你我是好兄弟,好朋友,就算你反了,朕也斷不會奈何你的,你若是反,朕首先會想的是,朕哪里薄待了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令你不滿的事,人都說做了天子,便是孤家寡人,可朕不同,朕寧可不做一個好皇帝,也要做一個講義氣的漢子。”

  方繼藩咧嘴笑了,這笑容由內而外的透著真心。

  正在此時……劉瑾小跑而來:“娘娘尋陛下和鎮國公呢。”

  于是二人只得回去,繼續聽戲。

  在宮中耗了大半天,從宮中出來后,方繼藩便回了鎮國府。

  這座椅還未坐熱,王金元便來了:“少爺,方才壽寧侯來了一趟,見少爺不在,曉得少爺入宮祝壽去了,他說他待會兒也去,不過……留了一個簿子在此。”

  方繼藩點頭:“我看看。”

  王金元取了簿子,方繼藩打開,立即頭皮發麻。

  可細細看下去,他卻來了興趣,忍不住的道:“有些意思,有些意思……將這東西送去周刊,刊載出來,讓人議一議吧。”

  王金元明白少爺什么意思了,任何事,得先在周刊里出現,而后才會引發許多人的討論,討論之后,往往就可能出現一個新的東西,最后實施。

  王金元道:“還有一事……”

  “說罷。”

  王金元道:“他們臨走時,搬了點東西走,說是……說那東西不是好物,少爺留著妨主,晦氣……這是為了少爺好……府里的人,不敢攔他們。”

  方繼藩的目光立即警惕的一掃,隨即咬牙切齒道:“我的鎮紙呢,我的象牙鎦金蹲螭鎮紙呢?”

  王金元咽了咽吐沫,臉色慘白,一聲不敢吭。
明朝敗家子最新章節http://www.feevrg.live/mingchaobaijiaz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超級老虎機系統重生之獨行刺客傳承基地一等家丁太古至尊神爺是病嬌,得寵著!異能神醫在都市宇宙的邊緣世界九天仙緣《鷹掠九天》
快三高手怎么看走势